北京创客小镇科技有限公司

400-668-1021

官方微信

联系电话

官方微博

地址:海淀区温泉镇中关村创客小镇       
版权所有 © 中关村创客小镇(北京)科技有限公司   
京ICP备16045011号      网站建设:中企动力 北京

CONTACT NUMBER

科创服务

Service

【创客列传】:李岩,让虚拟仿真插上互联网的翅膀

浏览量

 

  传递创客心声,探寻创新生态;展露品牌风采,服务创业生活。

  依托小镇微信公众号、千人微信群等自媒体渠道与官方影响力,创客小镇倾情策划品牌原生专栏“创客列传”,从人物角度出发,巨细靡遗展示创业团队风采;不遗余力提升、扩展受访人及品牌知名度;推动“创业+生活+社交”全面开花结果;让每个人成为邻居,成为知己,成为事业伙伴;帮助创业团获取用户,全线对接资源!

 

  两三年前,虚拟仿真或者说VR,火得一点儿不真实!然而,又在无人察觉中,平静地落下帷幕,这个行业开始回归本质。一些虚拟仿真行业精英开始反思,并探寻出路,平行云CEO李岩博士,就是其中一员,这名虚拟仿真行业老兵,从硕士到博士,一直从事虚拟仿真研发,投身创业之前,他曾是一名海军中校,为了登上更高山顶,他选择清零重新出发!本期“创客列传”,让我们走近李岩博士和他关于虚拟仿真的实实在在梦想!

 

  出走

 

  “过两年再走,我就是一名海军上校了。”2013年底,18年军龄的李岩,离开海军大连舰艇学院时,军衔为中校。李岩说,再待上两年,不但可以晋升上校,即使转业,也可以按照自主择业规定,终身按月领取一笔不小的退役金。

  躺着就能拿钱,想想多美好?但是,李岩等不了。对于男人,36岁或许是一个坎儿,会在这个时候,突然怀疑人生。

  他不想再继续这种一眼望到头的生活了。“在现在这条路上,我认为我爬不到山顶,这不只是取决于个人的努力程度,还取决于很多的客观因素。”李岩说,“我又不想这么走下去,于是就想换条路走,换种活法。”

  

本期访谈嘉宾

李岩

 

  当时,李岩在部队虽不能说功成名就,但起码相对安定,他作为一名军事学博士,还担任导师的学术秘书——他的导师是这个领域的知名院士。“跟着导师这些年,让我大大开拓了眼界”。

  由于情况特殊,李岩最终以士兵身份离开军队。所有的补贴加起来,只有十三万多,“下半辈子,只有靠我自己了”,李岩笑着说。但是,他义无反顾。

 

  洞察

 

  作为在虚拟仿真科研领域工作十多年的老兵,他对整个行业的发展历程、发展趋势以及发展瓶颈,有着深刻的认知。“虚拟仿真,是一种知识或内容的表现形式”。李岩认为。

  “虚拟仿真最近几年变得很热,但是在军事领域的应用已经有几十年的历史了。”李岩说,“但是,虚拟仿真从冷到热,又从热到冷,为什么没有办法实现大范围的应用?前两年一拥而上搞的都是虚拟仿真+娱乐,后来发现,这条路不是很通畅,就开始回归,延续之前的虚拟仿真+培训、虚拟仿真+教育等领域,但始终没有从一个小众的领域扩展到大众领域,这是由于这个行业本身的属性所决定的。”

  “一方面,虚拟仿真系统价格高昂,经费规模少则几十万到几百万,多则上千万;另一方面,传统的虚拟仿真系统多局限于线下的应用,受地域、设备数量等限制,服务人群较少,系统的投入产出比不高。这就是虚拟仿真行业在各行各业广受重视却仍然不温不火,内容无法爆发式的增长、应用无法爆发式推广的主要原因。”

  李岩试图推动虚拟仿真从小众到大众的应用,解决方案就是让虚拟仿真走上互联网,将线下的应用搬到线上,将传统的项目型模式变为服务型模式,即虚拟仿真系统开发者无需按照传统的模式寻找客户,进行软硬件的开发和部署,而是通过网络将应用上云。

  而用户也无需一次性投入很多资金去购买系统,而是通过在线购买服务的方式使用系统。

  这样,原本有潜在需求但无法购买系统的用户也有机会使用,大大拓展了目标用户群体的规模。最终在网络倍增效应下,让系统开发者通过互联网找到更多的用户,让用户通过互联网轻松找到更多的应用。

 

  尝试

 

  李岩离开舰艇学院之后,起初在大连创办了“智城科技”,这是一家专业做军民融合项目服务的公司,短短两年时间,军工资质齐全,主要从事决策支持、仿真模拟等领域的业务。这让李岩小有斩获,年业务合同金额过千万,初步获得原始积累。

  做军民融合的项目,都需要各种资质,有一定壁垒,照此做下去,可谓顺风顺水财富不愁。但是,做了两年,李岩又做了一个令人瞠目结舌的决定。他把公司卖了,到北京重新注册公司。

  当时,有公司为此开价达数千万,对方提出的唯一条件就是李岩本人必须留在公司。这恰恰就是李岩无法接受的。他腾笼换鸟就是为了更广阔的天地,实现更大的抱负,尽管答应之后,马上身价数千万,但李岩还是婉言谢绝了。

  在李岩眼中,对于公司的经营,有三个阶段,起步阶段是做项目,做项目的好处在于接单干活、风险可控,能够迅速完成积累,但公司的天花板不高,难以做大;进而是做产品,只要产品有竞争力,市场可能在一段时期内趋于稳定;最有竞争力的是做服务,也就是李岩接下来要重点开创的事业版图,“只要你用,我就可以年年收钱”。

  2016年11月,李岩在北京重新注册公司,取名“平行云”,从战略上一举将“虚拟仿真互联网应用云服务”亮剑。

  “在大连,如果你要想做这样的平台,会有很大瓶颈。人才、团队、客户都不是很支持。思量再三,我觉得在北京重新再来!”

  

(高精尖的“平行云”团队)

 

  起初,李岩没有急着拓展客户,他的思路是,寻找一批种子客户,大家一起构建行业生态,一起摸索,把行业做透。

  李岩拿“平行云+职业教育”举例,以前一些职业培训基本上局限于线下,不光学校要投入很大一笔资金来建专门的虚拟仿真训练教室,学员也要到现场来练。学校负责人反馈说,如果超过1小时路程,学员过来的热情就大打折扣。之前,培训班学费1860元,招的学生有限,现在通过云平台,即使收860元都合算,学员数还显著增加。

  平行云,旨在推动虚拟仿真大众化应用,让原本供给与需求方的体验都获得升级。

 

  协作

 

  从大连到北京,有一个人一直与李岩坚定地站在一起,她就是“平行云”的联合创始人、CTO沈秋。

  

(平行云创始人李岩与联合创始人沈秋)

 

  沈秋毕业于中科大少年班,也是博士,曾在南京某高校任职,后不远千里奔赴大连与李岩一起创业,而后又一起将团队搬到了北京。“沈秋和我都是充满正能量的人,创业的路上,难免有各种挫折,但我们都能积极面对。没有她,就没有今天的平行云。”李岩这么评价他的合伙人。

  此外,沈秋还是李岩太太的闺蜜。他们从创业初期一起打磨BP,一起带领团队进行技术攻关,一起拜访客户,可以说,“平行云”让这两个原本平行的人,走到了一起,为了共同的事业全情投入。

  李岩说,生命中一直遇见贵人,但他最大的贵人是他的太太。不只给他带来最理想的联合创始人,后来加入的合伙人杜文军,也是他太太办公室同事的丈夫。“杜文军我们也是认识很多年了,他之前在惠普工作了十多年,他的加入,弥补了我们团队在云计算、大规模系统开发上的短板。”

  也许,正是因为背后有这么一位“贵人”默默支持,李岩才可以像岩石一般坚定,才可以义无反顾,才可以全情投入理想的追逐吧?

  有一天,当我们通过手机、平板或者电脑,享受交互体验的虚拟仿真时,就像使用即点即播的视频服务一般便捷,这背后,是否有一个名字叫“平行云”,是否有李岩和他的搭档为之努力、为之憧憬的梦想?

  插上互联网翅膀的虚拟仿真,因为“平行云”而宣告新的时代来临,它正在我们身边发生。